在线番号吧 / News

北川中学高二8班番号搜索被勾销 53人仅剩2人_中

日期: 2019-01-05 06:50

  重庆晨报5月29日报道 张壤是北川中学高二8班学生。这个已在昨天取消的班级,地震中经历了最可怕的浩劫:全班53名同学,51人失踪或遇难,1人重伤,唯一能重返课堂的人是张壤。

  “5月9日,星期五,那天,我的眼睛非常红,看东西都模糊了,镖师看到我这个样子,马上叫我请假去看病,不要再呆在学校里。”张壤说,“我本想拖一拖的,番号吧,镖师和我是最好最好的朋友,十几年的交情了,他说的话我很在乎,放学就去了江油的医院。”

  “当时,好几个同学也劝我赶紧去医院,同桌黄琴、好友金铃、杨欣、母桂林、刘俊、甘涛,都劝我赶紧看病。”他再次叹气,“他们劝我的话,可能已经是我和他们说的最后的话了。”

  在江油没治好角膜炎,周日张壤回到绵阳市区,准备周一也就是12日上午看病,下午返校,“周日晚上要上自习课,我向班主任曾文尧老师请假,老师叫我上午看了病尽快返校,期末临近了。”

  张壤周一在绵阳中心医院看眼科,开始挂错了号,重新挂号时间就晚了,挂了第38号。医生给看他病时,已经是下午快两点了。

  绵阳城的人都跑到了街上搭棚避难,没有电视,打不通学校老师同学的任何电话,只知道“震中在汶川”的张壤和很多人一样,并不知道北川才是这次地震伤亡人数最惨重的县。

  13日,张壤知道北川是重灾区了。“爸爸打电话给哥哥,说家里房子垮了,但全家人都安全,我心中悬着的两坨石头放下了一坨,就只担心同学了。”张壤说,14日,他从6班好友处得知,6班很多同学都活着出来了,我们班的教室在6班旁边,离楼道近些,应该有更多同学活着出来。“

  怀着这样的想法,张壤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寻找自己的同学:白天,他到绵阳中心医院、307、404等医院寻找,“在绵阳中心医院我看到了几个北川中学的同学名字,但就是没有我们班上的。”

  地震过后几天,绵阳的网吧开始开门,张壤每晚挂着QQ,“我有班上35个同学的QQ号码,我给他们每个人留言,让他们报个平安,但是,这些头像再也没有闪亮过,直到今天。”

  长虹厂承担起了北川中学学生安置的重任,对绵阳城很不熟悉的张壤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长虹厂设的安置点,“老师同学听说有高二8班的同学活着出来,都高兴得很,因为我是第一个到长虹安置点报到的高二8班的学生,不过,他们很快告诉了我一个坏消息。”

  这个坏消息让人绝望:12日,高二8班下午2:15开始上的是化学课,这节课并没有在幸存者很多的6班旁边上,而是在学校唯一的电教室上——电教室不仅位于完全垮塌的旧教学楼,而且为了保护电教设备,每扇窗户都有坚实的铁栅栏,教室出口只有一个且是一扇铁门。

  16日,张壤听说班上马武虎同学被救了出来,重伤,“据说他双手都被截肢了,不晓得在哪个医院抢救,之后,我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同学还平安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