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番号吧 / News

行贿裁判设“陷坑”施压奥委会韩邦:我有100种

日期: 2018-10-14 04:28

  2月20日,平昌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国队第二个冲过终点,但最终中国队和加拿大队被判犯规无缘奖牌,韩国队成功问鼎冠军。

  宣布驳回申诉请求的同天,国际滑联在其官网及微博上公布了作为裁判判罚依据的图片,指出范可新在最后一棒比赛中的身体接触,是中国队被判的直接原因。

  但是对于韩国队金雅朗摔倒绊倒加拿大队员,韩国队金艺珍在非交接棒时与比赛中的队员同时上跑道,阻挡了其它队的滑行,以及韩国队崔敏静冲刺棒强行横切阻挡范可新等情况,并没有给出解释。

  然而,在教练李琰看来,在范可新的那个身体接触之前,比赛中存在更严重的碰撞现象,但是裁判没有判罚。

  很多人说,这届平昌冬奥会,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想打人。但你要是知道了韩国运动界黑哨的黑历史,可能更想打人。

  这是一篇韩国运动界花样出老千教学文。本文收集了韩国运动界搞垮对手的五种手段,改变场馆风向、兵乓球台打蜡、看不顺眼推不一把都不算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韩国队做不到。

  无论各国运动员如何发挥,是否真的犯规,恐怕在裁判看来,这都不重要,只要威胁到了韩国队,都会被判罚出局。

  在前天的女子短道速滑接力比赛中,韩国队有着明显且重大的失误。在第一次交接棒失败后,第二次尝试交接也并未顺利,甚至还影响了加拿大队的滑行。

  而且从以下三张照片可以清晰地看出,韩国队金艺珍在没有到交接棒时就与比赛中的队员同时上了跑道,阻挡了其它两个队滑行。

  在实现弯道超越时,四名运动员不可避免地会发生身体接触,但韩天宇在这场比赛中并没有多余的手部动作,甚至还很聪明地将手伸在高处,两次扬手示意自己并未触碰韩国选手徐一拉,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裁判在赛场上选择性失明也就算了,平常奥运会的很多规则也让人摸不着头脑。还是拿短道速滑来说,崔敏静预赛小组第二却被分在半决赛第一组第一道,曲春雨小组第一反而被分在第二组第三道。

  眼看自己要第二了,就一个健步上前,使劲往后甩手打旁边的对手。看看意大利队的姑娘平衡都被破坏成什么样了,可想而知崔敏静的神手力度有多大。

  在当时的女子拳击60公斤颁奖仪式上,因为不满韩国裁判的判决,获得铜牌的印度选手黛维直接把铜牌挂在了亚军韩国选手朴姬娜脖子上。

  朴姬娜在半决赛时赢了黛维,而黛维和印度拳击队认为裁判判罚出现了偏向。不仅是印度队,当时参加拳击比赛的中国队和蒙古队都遭到了裁判的争议判罚,“巧”的是,这几场有判罚争议的拳击比赛,都是韩国或朝鲜选手胜出。

  就在黛维比赛的同一日,75公斤级拳击决赛中的中国选手李倩也遭遇了令人憋屈的判罚。李倩在面对朝鲜选手姜恩惠时,比分占优势的她因为一个“搂抱”动作被判罚,随即裁判宣布朝鲜选手获胜。

  赛后,李倩含泪离去,中国队提出申诉。她的教练哈达巴特尔说“搂抱”动作犯规是指“将对手抱住,对手后退还不放手”,但李倩当时并没有这样的情况。

  不仅如此,在另一场男子46-49公斤级的1/4决赛中,印度选手莱斯拉姆在对阵韩国选手一直占上风,几乎要把对上打得缴械投降了。但最终也敌不住几位裁判送韩国选手晋级的判罚。

  说到裁判的黑哨,就不得不说2002年韩日世界杯了。当时,韩国借着裁判的东风,一路“打败”劲敌意大利和西班牙,成为世界杯历史上唯一进入四强的亚洲球队。

  面对这一系列暴力犯规,番号吧,裁判却选择性“失明”,倒是意大利对整场吃了6张黄牌和1张红牌。意大利球员托马西踢入的一球,也被裁判吹出来了。

  12年后,韩国足协掌舵人、前国际足联副主席郑梦准在竞选市长时间接承认了韩国队贿赂裁判的事实。

  当时,郑梦准公开对他的支持者说:“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被问到过‘韩国队能在2002年世界杯上进入半决赛,是因为你贿赂了裁判吗?’这样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如果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呢’”

  更好笑的事,郑梦准的堂弟郑梦奎,现任韩国足协主席去年曾鼓动中日韩三国一起合办2030年世界杯比赛,被中国和日本当即拒绝。有日本球迷称,和中国合办可以,韩国就算了。

  就像相声讲究说学逗唱,韩国运动员,尤其是短道速滑的运动员,必须要学会推、拉、踹、挡,教练才敢放心让你上场。

  2006年都灵冬奥会女子1000米比赛,中国队的杨扬和王濛与韩国选手崔恩景、陈善友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在比赛还剩两圈时,杨扬在外道卡住崔恩景的超越线路,被崔恩景用手推搡了一下,随后陈善友从内道超越了王濛,问鼎冠军。

  2008年世界杯日本站1500米比赛中,韩国选手郑恩舟用手猛推中国队选手周洋的头盔。周洋不仅被推出赛道,还造成颈椎错位。

  虽然之后郑恩舟被取消比赛成绩,但她的自杀式犯规帮助另外两名韩国选手金敏晶和申新春成功包揽冠亚军。

  最让中国观众气愤的还属2010年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在男子500米半决赛中,中国选手韩佳良因韩国选手金炳俊“犯规干扰”而摔出赛道。

  同样是1988年汉城奥运会,打遍世界无敌手的国球——乒乓球队却在韩国遭遇滑铁卢,名将江嘉良、陈龙灿等纷纷失利,未能进入男子单打四强。据腾讯体育报道,当时这些世界冠军他们感觉对方的回球速度和弧度和平时不一样,但又找不出原因,后来才知道,韩国人居然在球台上打了蜡。

  仁川亚运会羽毛球男团决赛,中国队2:3不敌韩国队。赛后,中国队总教练李永波生气地说,比赛期间,场地的空调风向忽大忽小,弄得中国队很是被动。

  根据李永波说,场地的空调风向是可以控制的,当中国队轮到顺风的位置上时,空调风突然变大;等到韩国队轮位到顺风位置上时,风就变小了。

  他说:“谌龙的第一局比赛风太大,他的特点是控制底线,风大就失去了优势;第二局明显感觉风没了;第三局风又来了。”

  不仅是中国队,日本羽毛球队和马来西亚羽毛球队也碰到了风向突变的问题。《上海青年报》报道,日本队赛后称,打着打着球,风向突然变了,好像这风知道韩国队在比赛一样。

  但是,韩国羽毛球队主教练李得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对于日方媒体提出的’风向捣鬼的说法’感到非常荒唐和失望……风的问题在哪个体育馆都会有,可是为了观众的需求,这也是没办法的,我们也是在同样的条件下进行的比赛。”

  仁川亚运会期间,中华台北羽毛球队的戴资颖就抱怨过,早上9点的比赛,运动员们必须提前两小时到球场,因为接驳车太少了。到了接驳车站,车次有发生了临时调整,搞得全队苦等两小时才有车到比赛场地。

  2010年足球亚冠小组赛,北京国安队客场对战韩国城南一和队。按照计划,国安队准时到达了场地,结果发现城南一和正在训练。赛场的管理人员发现后,将国安队员和老帅洪元硕蛮横地向外推。

  后来,城南接待方认为是大巴司机找错了场地。等到国安队重新上路,达到韩国接待方安排的训练场地时,已耽误了一些训练时间。

  2013年,足球亚冠决赛恒大对阵首尔。恒大队的一批球员提前两日抵达首尔,到首尔FC准备的场地训练。

  恒大队把这个情况告诉教练里皮,里皮随即取消了当晚的训练,安排球队在酒店走廊里进行一些牵拉的身体恢复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