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番号吧 / News

“房姐”的产业逛戏

日期: 2018-12-06 07:10

  龚爱爱被爆出有四个户口之后,曾主动找到陕西一家颇有影响力的媒体要求采访。当时采访她的记者告诉本刊,龚爱爱通过朋友的关系找到媒体,希望对自己已经曝出的北京20多套房产来源进行澄清。龚爱爱说投资房产的钱来自家族企业,家里的几个兄弟一起在做煤矿生意,赚了不少钱。“她当时已经知道举报人是谁,她只说那人是她的一个好姐妹。”龚爱爱在1月27日因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被神木县警方刑事拘留。

  龚爱爱是神木县城以南的解家堡乡双卜树村人,父母都是农民,家中兄弟姐妹共七人,她排行老五,从小脑瓜聪明,说话嘴甜,高中考上神木中学,从此离开了老家。龚家其他人在几年之后也搬进了县城,废弃的窑洞老房子现在已经杂草丛生。虽然龚家后来很少回来,但村民都知道他们家发了大财,因为前几年他们曾在村里买了块地,修了龚家的祖坟,还竖起了一座8米高的大理石牌坊,村民估计耗资肯定超过百万元。

  按照龚爱爱的说法,她的财富来自她的家族企业。在她的家族经营的煤矿生意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其前身是大砭窑国有煤矿,是神木县最老牌的煤矿。原煤矿职工高增尚告诉本刊记者,2004年煤矿新一次股权改制之后,矿上200多职工,大多数都被迫下岗。一份名为《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公司章程修正案》的文件中显示,2004年12月26日,在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第十次股东会议上,郭永昌、龚子胜等股东被选为公司执行董事。龚子胜出资额排名第四,入股金额为1500万元,占15.63%,而龚子胜正是龚爱爱的哥哥。原职工温玉江对本刊说,1997年煤矿改制,职工集体占有70%股份,国有股为30%,当时他以3000元的价格拥有煤矿一股的产权,有一年还曾分红3.6万元。“当时煤价还没有起来,每吨只卖五六十元,矿上连年亏损,一年要亏2000多万元,在2004年之前的三四年,每年只发四五次工资。”温玉江说,2004年,神木县政府决定出卖煤矿的股权,职工占股缩减到27%,职工们集体反对,最终几乎所有的职工都被迫下岗。而当时神木的煤炭价格开始飙涨。2003年,国家批准在榆林、延安等地建成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原本交通运输困难,唯恐销不出去的神木煤,因为发热量高、污染小,煤质优良,一下子值了钱。在煤价最高的2007~2009年,一吨煤的价格升到780元。

  作为大股东的龚子胜显然在恰逢其时的煤矿股权改革中积累了大量财富,温玉江算算自己原有的股份,一股少说现在也值250万元。龚子胜原本只是一个同村信用社的普通职工,番号吧,自己出资1500万元看似天方夜谭,高增尚说:“龚子胜有一次和职工喝酒喝多了,说这钱并不是他本人的,而是他妹妹龚爱爱的,自己只是帮她代理股权。”职工们还提供了一份未经证实的材料,他们怀疑在2004年的洗牌中,多名县委县政府官员也同样入股。

  龚爱爱又如何出得起这1500万元的资金?龚爱爱1984年高中毕业,1986年进入神木县农村信用联社大柳塔分社当基层信贷员,因为业务能力突出,后来被提升为信用联社稽核科科长。在神木县农商行改制并开设分行的当年,龚爱爱又被任命为兴城支行行长。根据媒体当时的正面报道,龚爱爱在担任兴城支行行长6年期间,兴城支行各项贷款净增18亿多元,增长了96倍。熟悉龚爱爱的神木商人张子明(化名)告诉本刊记者,自2000年起,神木煤炭行业逐渐摆脱颓势,相关产业也日渐繁荣,“煤炭相关行业正处在大发展的时期,需要大量资金,农商银行相比国有银行,贷款政策宽松很多,只要有信用担保即可放款,不需要实物抵押”。张子明说,龚爱爱在神木县的商人圈里人缘非常好,“有一次有个商人找她诉苦,说自己投资羊毛赔本了,几十万元的贷款还不上,龚爱爱说,我帮你把这钱还了吧”。作为对“仗义”的龚爱爱的回报,由龚爱爱经手的贷款都遵循着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比如我需要贷款500万元,龚爱爱就说,那我贷给你600万元,多出来的100万元算是我入股”。由于龚爱爱手中权力大、贷款容易,很多煤矿商人都在巴结她。在得到帮助后,煤矿商人还会以煤矿“干股”的形式回报龚爱爱。

  2006年左右,煤炭价格呈几何级数增长,龚爱爱借助银行贷款入股煤矿,很快就连本带利收得盆满钵满。当地一位投资煤矿的商人告诉本刊,他的一个朋友曾在当时投入了几万元入股,到2011年,分红就能达到上千万元。神木县农商银行宣称龚爱爱在任期间没有出现违规放贷的情况,但这很可能是利用巨额收益平衡账面的结果。龚爱爱“空手套白狼”,可以迅速积累巨额的个人财富,她在神木当地被称为“四大富婆”之一。2013年1月31日,北京警方查证,龚爱爱在京拥有41套房产,共9666.6平方米。而此前,媒体已曝光在她的不同户口名下有11套房子,其中西安2套,总面积约400平方米;神木2套,总面积约620平方米。在神木,她还涉足酒店业,神木有名的五洲大酒店、天都大酒店均有她的股份。龚爱爱曾以龚仙霞的身份向神木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166.6万元,投资比例33.32%;向神木爱丽莎购物有限公司投资3525万元,投资比例50%。她还用龚仙霞的身份在北京注册了一家名为“北京中烁同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同时还在西安注册了一家投资公司。

  2010年,龚爱爱升任神木农商银行副行长,并当选榆林市第三届人大代表。一位熟悉龚爱爱的知情人说,虽然升了职,但龚爱爱的放贷权力受到了限制。此后,她将主要精力用于投资。类似于鄂尔多斯,神木的地下融资随着资源型城市的财富增长而兴起。由于龚爱爱人脉很广,又拥有银行职员的身份,很多人都愿意将资金放在她的手里,拿出去放贷赚取利息。在爱丽莎商场大楼内就有一家典当行,虽然像很多其他非正规典当行一样没有进行工商注册,但龚爱爱的身份本身就代表着“信誉”。

  2011年初,神木县民间融资的问题苗头已经引起了当地银行部门的重视。经中国人民银行神木县支行统计,2010年1月至9月,神木县各项存款余额405亿元,虽同比增长8.3%,但比2000年以来平均增速降低19个百分点;存款较年初净增只有50亿元,比去年同期少增51亿元,存款近10年来首次出现滑坡现象。该行分析问题的原因得出,存款减少主要原因在于地下钱庄高息吸收大量居民存款,居民散户资金被少部分老板集中贷走流向了西安、北京等地的房地产开发和内蒙古的“明盘”(露天煤矿)开采;还有北部乡镇的居民存款直接流向了鄂尔多斯高息区。中国人民银行神木县支行行长郭辅平曾向媒体测算,根据贷款余额(增量)与GDP的关系可以初步测算出神木地区民间借贷规模当时在200亿元左右。由于煤炭资源整合,地方产煤量已经由2009年的5900万吨,下降到2010年的5100万吨,大量民间资本被挤出,以民间借贷的形式进行投资成为很多人的选择。同时由于民间借贷利率与银行贷款利率之间存在较大差距,一部分小企业贷款和个人贷款也流入到民间借贷市场中去。

  神木当地很多商人都认为,龚爱爱被举报和商人张孝昌搞民间借贷崩盘有关。张孝昌原本是做金银饰品生意的,从2010年起开始做民间借贷,从民间吸纳存款共计超过35亿元,其中约22亿元来自数额零散的普通居民。他往往以2分5厘左右的月息向散户借款,再以3分至4分的月息贷出,从中赚取差价。郭辅平在2011年初曾分析,由于煤矿和房地产政策调控,导致投入的资金变现和收入能力大大降低,目前维系炒资金正常运转的动力是民间资金拆东墙补西墙,其中暗藏的风险将会越来越大。2012年12月初,张孝昌的资金链出现问题,无法偿还巨额借款。龚爱爱有1.2亿元资金借给张孝昌放贷,也因此血本无归。一位知情人向本刊分析:“龚爱爱的钱也不都是自己的,也是她作为上线从各处汇集来的,这次举报她的人可能就是借钱给她的一个朋友。”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

  三联生活新媒体整合旗下三联生活网(、移动客户端(中读、三联生活节气)、松果生活三大平台,秉承倡导品质生活的理念,提供优质新媒体内容与服务。

  2017年10月2日三联生活周刊第40期杂志,封三广告内容所提到的“法云安缦酒店行政主厨裴建亮”更正为“法云安缦酒店兰轩餐厅行政主厨裴建亮”,特此声明。

  相关链接:玖玖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