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番号吧 / News

两部日片撞期12部引进破记录!日本缘何成为批片

日期: 2018-10-13 16:57

  暑期喧嚣过后,九月尽显萧条,总局顺势批下了三部日片《镰仓物语》《念念手纪》《哥斯拉:怪兽行星》来填充档期。奇怪的是,前两部竟还安排在同一天,本周五(9月14日)上映。

  2015年仅仅引进了两部日片,但《哆啦A梦:伴我同行》却意外以摧枯拉朽之势收获5.3亿票房。这一刺激加之“限韩令”又起,审时度势的片商们开始瞄向日片,2016年日片引进数陡然攀升至11部,到了2017年虽然只有9部,但多了日本演员加入的合拍性质《妖猫传》与《追捕》。

  今年三季度未完,就已有12部日片上映或定档,提前破了日片引进记录!据知情人士透露,接下来还有《银魂2》《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新哥斯拉》《旅猫日记》等在排期中。

  这边批片与合拍生意正做得如火如荼,那边又有片商盘算起了重映生意。前两天,吉卜力经典动画《龙猫》时隔三十年引进中国的消息刷屏,提前营销起了“欠吉卜力一张电影票”的情怀梗。

  虽然从票房上来看,目前印度电影整体表现远超日本电影,但为何日本电影引进量反而越来越多,已经超过印度电影,成了除美国之外的第二大批片来源地呢?

  “文化是政治排头兵。”一位做批片生意的工作人员告诉小娱,政策上稍有风吹草动都影响着批片生意。

  到目前为止,除美国外,今年引进片前三甲都是邦交友好的邻国,冠军日本引进12部批片,一部分账片;亚军印度引进5部批片,一部分账片;季军俄罗斯引进5部批片。

  也许有人会问欧洲三强英国、法国、德国片呢?很少有单独的英国制片被引进,引进的几乎都是挂着英美两国联合制片的影片。2016年一部《神探夏洛克:可恶的新娘》,2017年一部《至爱梵高·星空之谜》,2018年没有;而法国和德国今年都只有3部。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5月两国政府签署了电影联合制作协议,中日关系进入相对稳定的蜜月期。既然官方表态,民间相继解锁日本合作。

  上个月优酷与富士台合作上线多部日剧,这个月B站宣布投资日本著名娱乐公司Fun-Media,旗下的三家动画工作室Feel.、ZEXCS以及Assez Finaud Fabric在日本和海外市场都广受欢迎。

  在这种风向下,加之有《哆啦A梦:伴我同行》《你的名字。》这类高票房回报的先例,就不奇怪为什么今年日本电影扎堆上映,因为越来越多大小玩家见风使舵地玩起了日本批片买卖。

  去年还在玩印度批片生意的华谊,今年发行了两部日本电影,一部金棕榈文艺片《小偷家族》和一部去年日本真人电影票房冠军《念念手纪》,批片老玩家博纳也引进了一部日本动画《黑子的篮球·终极一战》。

  批片行业工作人员总结说,既然韩国还未被解禁,中日关系转好情况下,在电影产业链比较成熟的国家中,日本算是首选。更重要的是,日本曾经稳居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多年,有成熟的电影工业与完善的制度体系,相对其他地缘相近国家,更加成熟。

  “阿米尔·汗主演的印度电影被中国认可了。” 操盘过多部阿米尔·汗电影引进的创世星影业及孔雀山影业创始人柳权曾在采访中说。的确,在各国批片中,印度电影从2011《三傻大闹宝莱坞》到去年《摔跤吧!爸爸》,阿米尔·汗所代表的印度电影,是最快形成国别品牌的国家。

  但奇怪的是,印度批片引进数量却一直维持在2-3部之间,去年《摔跤吧!爸爸》揽下12亿票房后,今年才增量到6部。

  批片行业的工作人员表示,在行内目前认为印度电影,相对来说可选择类型比较少,被誉为印度版《战狼》的《巴霍巴利王》系列在中国一直不卖座。其他歌舞类型同质化太高,比较单一,很容易让观众审美疲劳,这也是这一阵印度电影不温不火的重要原因。

  参照《摔跤吧!爸爸》成功模式,片商扎堆购买阿米尔·汗片子,或是运动热血题材。然而,创世星和孔雀山影业这类高级玩家,已经通过投资引进阿米尔·汗今年的《神秘巨星》,并走了分账引进模式,不再以批片模式引进,普通玩家连溢价竟买的机会都没有了。

  批片行业的工作人员补充说,印度批片可选择空间少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创世星和孔雀山影业这类高级玩家有垄断性质,普通玩家只能在他们筛选过后的影片中做选择,有卖相的优质影片早就被买走了。比如普通玩家拿走的运动题材《苏丹》口碑达不到预期,票房仅为3500万,或许说明了这类型也不是什么票房灵药。

  相较而言,日本电影的类型就变得多样起来。首屈一指的是在国内有受众基础的动画IP电影,比如三大漫《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海贼王》几乎每年都会产出电影,这也成了近两年买家哄抢的香饽饽。

  其次就是日本真人电影,这里面包括动漫IP真人电影,比如《银魂》真人版。还包括同样有受众基础的小说IP改编电影,比如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去年国内翻拍版刚上映,今年初又引进日本原版。

  日本真人电影领域可谓有待开发的新大陆,番号吧,国内票房一直在抬高触定的天花板。先是2016年热血题材的《垫底辣妹》三千万破了日本真人电影票房记录;接着去年《银魂》真人版八千万抬高了票房天花板;再到今年文艺片导演是枝裕和引进两部,第一部《第三度嫌疑人》只拿下450万票房,但《小偷家族》却以近亿票房继续抬高真人电影票房天花板。

  虽然是政治大风向使然,但批片行业的工作人员认为,从引进片子类型和质量上看,每部片子背后的引进方式与玩法不尽相同。

  纵观今年引进的这12部日本批片,头部影片《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小偷家族》,竟与其他影片拉开了七千多万票房差距!九千万到两千万之间的梯度都没有,力量悬殊的两个阵营一目了然。

  操盘《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的凤仪传媒算是日本批片的头号玩家,而发行《小偷家族》的华谊则是深耕批片的巨头公司,其他包括卓然影业、柠萌影业、朗克传媒等众多小公司都只拿下了不足三千万的票房。

  这些普通玩家中,不乏有后起之秀卓然影业,因引进《爱乐之城》一战成名,却在日本批片上未见起色。今年初借势去年中国版《解忧杂货店》上映,引进日版《浪矢解忧杂货店》却未达预期;而出品电视剧为主的柠萌影业引进了上海电影节热门《昼颜》,却只有区区一千四百万票房。

  小娱了解到,成熟的专业日本批片玩家中,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中方买家去日本洽谈购买版权,另一种是日方入局主动推介引进版权。

  这两种形式视情况而定,互有交集。比如第一次中方买家与日方合作比较愉快,日方第二次会主动推送引进片。或者是日方主动与中方搭建桥梁后,第二次中方会通过这个渠道主动拿其他版权。

  通过这种来回互动建立友好关系的买家就是专业的玩家。可以注意到,这类玩家通常在中国或日本有实力雄厚公司做背书与铺路。比如日本批片的头号玩家凤仪传媒,近期《镰仓物语》《银魂》真人版两部,以及最早成功案例《哆啦A梦:伴我同行》都是由他们操盘。

  正是2015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这次试水合作的成功,日本主动推介方与凤仪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日本主动推介方为日本某金融巨头,在《哆啦A梦:伴我同行》成功之后,长期从事日本电影版权引进事宜。

  拥有大公司作背书的玩家拥有财力与实力,因而在发行与营销上显得更专业有效。这些玩家就像是掌握主动权的刀俎,而那些想要在资本市场搏上一搏的普通玩家,却无奈成为鱼肉。

  引进《恋爱回旋》的入云端与朗克传媒(参投与宣发方)是第一次入局日片批片,前者好不容易以上千万的价钱谈下版权。但后者回到国内又要面对一笔不低的宣发费用,想要撬动更大的票房,至少又需要上千万的价钱。

  华谊可以为《摔跤吧!爸爸》投入两千万的宣发费,但一个小公司只能望而却步,最终入云端与朗克以近千万的宣传却只换来一千万的票房。

  “因为资金有限,我们做每一步都很艰难,在与版权方商议后,找了国有发行公司做地推却只有3%的排片,问了各个渠道报价都退缩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主投方入云端甚至托人请了日本咖位很高的前辈,劝说新垣结衣来华宣传,但刚好她那段时间身体不适,拒绝了。”朗克传媒副总柴源无奈地对小娱说。

  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路画在戛纳拿下是枝裕和《小偷家族》版权后,转而选择和华谊合作发行。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市场中,再次抬起日本真人电影票房天花板的任务,或许只能期待专业玩家行这一举手之劳?9月14日,头号玩家凤仪《镰仓物语》与资深玩家华谊《念念手纪》同台竞技,谁能再破日本真人电影票房记录呢?